• <acronym id="sngdj"><strong id="sngdj"><xmp id="sngdj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<p id="sngdj"></p>
  • <p id="sngdj"><ruby id="sngdj"></ruby></p>
  • <td id="sngdj"></td>
    <td id="sngdj"><strike id="sngdj"></strike></td>
  • <pre id="sngdj"></pre>

    50億美金大交易背后,康方生物的三種結局

    以下文章來源于:氨基觀察,文/方濤之

    中國創新藥大航海時代,BD出海的記錄被不斷刷新。


    新紀錄的創造者是港股上市公司康方生物。12月6日,康方生物宣布與美股上市公司Summit達成合作:


    Summit引進康方生物在研藥物PD-1/VEGF雙抗AK112,首付款為5億美金、總金額最高達50億美元。


    50億美元,一舉成為國內創新藥license out的天花板。

    p3.ssl.cdn.btime.jpg


    這一消息,瞬間引爆生物制藥市場。畢竟,當前這一行業仍未走出寒冬,亟需“信心”。海外藥企愿意重金引進國產創新藥,無疑是一劑強心針。


    不過,在市場對該交易保持肯定的同時,也有質疑聲音出現。原因在于,Summit市值不到2億美金,并不受美股投資者待見。


    就目前來看,Summit公司本身也沒有能力完成這筆交易,而需要靠高息貸款、再融資等一系列操作,才能成功推進這一項目。


    在這一背景下,市場認為,這筆重磅交易依然存在種種變數。


    那么,Summit與康方生物的合作最終會走向何方?無外乎三種情況。


    / 01 /

    結局一:

    Summit逆襲,康方生物搭上順風車


    該合作最好的結局自然是“雙贏”,這不無可能。


    雖然Summit名不見經傳,但其實控人Robert Duggan大有來頭。


    2008年,生物科技公司Pharmacyclics腦癌藥物失敗,公司股價跌破 1 美元瀕臨倒閉。


    危機時刻,Robert Duggan加入Pharmacyclics,且慧眼識金,集中精力推進伊布替尼的研發工作。


    后來的故事,大家或許不陌生。2015年5月,艾伯維以210億美元的價格,收購了Pharmacyclics,目標正是伊布替尼。


    這筆交易,使得Robert Duggan獲益約35億美元,成為大贏家。


    如今來看,Robert Duggan引進AK112的目的,是希望再贏一次。


    作為一款PD-1/VEGF雙抗,AK112是K藥的潛在挑戰者,其單藥頭對頭K藥的三期臨床已經入實質性研究階段,適應癥為非小細胞癌。


    大家知道,腫瘤領域向來有得肺癌者得天下的說法,K藥的大本營也是非小細胞癌適應癥。若AK112能成功挑落K藥,無疑價值巨大。


    目前來看,AK112的確具備這一潛力。


    在今年ASCO上,康方生物公布了單藥和聯合化療治療非小細胞癌的早期數據。


    在單藥治療非小細胞癌的臨床中,對于PD-L1陽性患者,AK112四個劑量組的客觀緩解率分別為32%、63%、53%、75%。


    而根據K藥三期臨床KEYNOTE-024,其針對PD-L1高表達患者,客觀緩解率為39%。


    兩個試驗并非頭對頭研究,無法直接對比。但不管怎么說,單從客觀緩解率維度,AK112具有超越K藥的可能性。


    與此同時,針對EGFR-TKI 治療失敗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,AK112聯合化療客觀緩解率為 68.4%,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 8.2個月,較金標準延長了一倍。


    總的來看,AK112戰斗力看似不弱。一旦成功打敗K藥,AK112后續的變現自然不是難題。


    屆時,不僅是Summit,康方生物也會成為大贏家。50億美金里程碑款,將會成為康方生物自主研發和并購的大金庫。


    / 02 /

    結局二:

    AK112臨床失利、康方生物笑納首付款


    當然,上文暢想的是極為樂觀的情況。


    過去,無數例子告訴我們,在創新藥投資領域,一定要保持“謹慎”。沒辦法,誰讓創新藥的研發,不確定性太大了。


    此次,康方生物和Summit合作,存在的一個變數是,AK112能否成功打敗K藥?


    正如上文所說,兩個臨床之間并非頭對頭研究,最終結果依然存在較大變數。


    更重要的是,客觀緩解率也不一定能夠證明某款藥物的優效性。因為,評價一款腫瘤藥物的金標準是生存期指標。


    而客觀緩解率和生存期之間,并不能畫上等號??陀^緩解率逆天,最后總生存期翻車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
    PI3K抑制劑就是一個最好的案例。曾幾何時,憑借著客觀緩解率的炸裂數據,一款款PI3K抑制劑獲得FDA加速批準上市。最終的臨床數據卻顯示,不少PI3K抑制劑并不能延長患者的生存期。


    PI3K抑制劑的翻車經歷不是個例,總的來說,客觀緩解率與生存率的相關性較差,因此沒有人敢保證,相同的事情不會在AK112身上出現。


    最終,AK112能否成功擊敗K藥,需要完整的三期臨床數據給出答案。若最終AK112臨床失敗,對于Summit、康方生物都是巨大打擊。


    不過,康方生物的損失相對更小。畢竟,進入臨床階段,意味著康方生物大概率已經拿到首付款。


    5億美金,對于任何一家biotech來說,都是天文數字。


    / 03 /

    結局三:

    Summit蛇吞象失敗,康方生物獲益存疑


    那么,最悲觀的結局又是什么呢?或許是,Summit蛇吞象計劃失敗。


    懸在Summitt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,是面向大股東的借款能否順利到賬,以及借款到賬后的定增能否成功。兩件事情,關乎著整個交易的成敗。


    如今的Summit,并沒有足夠的實力完成這筆交易。


    翻開Summit三季報不難發現,截至今年9月底,公司賬上僅有現金1.2億美元。而在公布合作之前,Summit市值不過1.5億美元。也就是說,Summit很難拿出5億美金。


   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,Summit的答案是,先從大股東借錢,再定增還款。


    此次合作協議發布的同時,Summit同時宣布兩件事情:


    其一,將增發募資5億美元,大股東Duggan和二股東Maky Zanganeh都表示將參與此次增發融資,并表示至少認購基本認購權,但還沒有簽訂正式承諾函。


    其二,Summit對Robert Duggan、MakyZanganeh發行5.2億美元無擔保票據。當然,股東并非慈善家,Summit需要向股東支付7.5%的年利息,并且最晚還款日期不能超過2024年9月6日。


    也就是說,根據Robert Duggan設想,其通過借款方式引進AK112,再通過AK112在資本市場融資,完成資金置換。


    按照現有情形來看,Robert Duggan完成借款難度不大。2022年,Robert Duggan以20億美元財富位列《2022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》第1513位,并不差錢。


    但即便如此,Summit后續的再融資依然非常關鍵。


    目前,在Summit的管線中,沒有其它產品能夠實現短期造血,AK112也要在2023年二季度才能在美國開展臨床試驗,距離獲批、造血仍需較長時間。


    也就是說,在有限的期限內,還款資金的來源是“再融資”。在國產PD-1接連折戟的當下,一款僅有中國臨床數據雙抗產品能否獲得華爾街青睞,或許需要時間給出答案。


    總的來說,在AK112的研發過程中,資金的壓力將始終圍繞著Summit,但凡有一環資金鏈跟不上,那這筆交易就可能以失敗告終。


    這也意味著,在合作最終進入實質性階段之前,康方生物來能否拿到5億美金首付款,還存在一定變數。


    / 04 /

    總結


    當然了,無論這場交易的結局如何,我們都不能否定AK112出海帶來的意義。


    過去一段時間里,多款國內藥物出海失敗,給國內的創新藥研發蒙上了一絲晦暗。


    但如今。AK112的重磅出海合作,無疑給市場注入強心劑。中國創新藥行業,在不斷向上。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價值,國產創新藥出海之路就不會被阻斷。



    午夜激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满嘴含精大口吞精在线视频_亚洲精品无码不卡在线观_好屌色视频